陕西人艺版《白鹿原》为什么演了三年250场还那么热?

作者:闽南大戏院微信号:xmmndxy发表时间 :2019-10-21

《白鹿原》所到之处,无不风靡!
每一场演出,谢幕时长久的掌声和欢呼,观众们高涨的热情和感动,无不有力证明这该剧持久的火爆与热度。
这部没有任何明星加盟、却在大江南北引起口碑爆棚的原创大戏,自三年前首演的惊艳亮相之后,就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白鹿原》热”“当代名著改编经典热”“方言话剧热”等一波又一波热潮,被视为“十年话剧良心之作”“中国话剧扛鼎之作”,如今已经在全国45个城市50家剧场上演了近250场。
这部没有一个流量担当的大戏,究竟有何魅力,足以拯救一个剧团?
他又是为何巡演三年250场,却依旧如此火热?
中国话剧扛鼎之作陈忠实最满意版本
陕西人艺话剧《白鹿原》厦门站
|演出时间 |
2019/11/1-2 19:30
|演出地点 |
闽南大戏院
|票 价 |
880/680/580/380/280/180/80
观众
盛赞
不虚盛名,不愧是最好的《白鹿原》
2016年3月,陕西人艺《白鹿原》从地方突进北京,在“大导”林兆华执导的北京人艺版《白鹿原》珠玉在前的巨大压力下,逆袭成功,不仅在北京轰轰烈烈的沸腾了10天,更破天荒掀起了市民的“白鹿原周”,原著小说的销售再创高峰,被各界纷纷赞誉:““老陕在北京撒了野”“结结实实的给老陕长了脸””这一次,已经演出了三年的《白鹿原》再度回京,势头不改,依然给予北京观众无比的震撼和感动。谢幕时,观众们涌向台口,发自内心的为剧组长时间的热情鼓掌和大声叫好,久久不愿离去,让整个剧场都为之沸腾。中戏安莹这个年月,盛名之下,多是徒有。还好这个不虚,服气。知了十八陕西人艺版《白鹿原》真的是太好了,豪气肃穆庄重克制。坍塌的仁义白鹿村,前路模糊的时代,爱恨悲叹,都伴着哀鸣的人们一块儿远去了。随了几年缘的戏终于在今天得到圆满,幸好带了望远镜,致敬台前幕后。导演谢升皓
《白鹿原》我所有看过听过的版本,都抵不过今夜的舞台。虚实之间的诗性,调度之间的族性,台词之间的人性,光影之间的心性,方寸之间的血性,跌宕起伏。宗祠之前的膝盖,跪下去,你此生血脉里就有了东西明里暗里左右着你,你想抠出来不要,做梦!主义面前别管你认不认的字,张着嘴一个音也发不出来!谁乱了谁你刚想说明白,掉转脸又一脸茫然。
宗祠、族性、亲情、爱意在迎接新局面的时候节节败退,却又盘亘在那根竹棍的每一个关节上撑起了一面大旗,他们相互吞噬着彼此认为的敌人而维护竹竿的挺拔,大旗从不管你吃得消吃不消只管迎风招展。我哭了,我想了很多又试着擦拭很多,擦不掉。满台浓郁的方言呈现了一个个活活的人,这些活人带着我疯跑,癫狂之至。戏有核、有量、有灵、有魂。以此存念,感谢陕西人民艺术剧院,感谢昨夜久久不散的谢幕成全了北京西边最重要的一方舞台。观众离调鸢尾
陕西人艺版《白鹿原》,在错过前两轮巡演后昨晚终于得见全貌,不愧为陈忠实最满意的版本。除了在情节上保留了大部分主干外,演员纯正的陕西话保证了作品的原汁原味,一众村民以歌队的形式协助完成叙事是一大亮点,确实是高出北京人艺版。
舞美以陕西的古建筑形式,搭建出宗庙村落窑洞等室内外场景,各种组合变换十分巧妙。上半场偏暗的灯光设计弥漫着阴郁的氛围,也符合人物压抑的情绪。最让我惊喜的是配乐,低沉的大提琴音色贯穿始终,尾声的秦腔荒凉悲戚,令人不禁动容。谢幕后观众发自内心的鼓掌和叫好,久久不愿散去的景象真是久违了,也因此让我错过了末班地铁~中文系毕业观众
在看演出之前,他还特意重温了原著小说。看完戏后,他忍不住感慨道:“《白鹿原》可以说是今年最为震撼的剧,看过书、看过电视,但当它真实的呈现于面前,那扑面而来的血管里燃烧着的圣火和情欲依旧让我无法抵挡。隐约明白,当你决定做快感和物质的信徒,那么请同时做好成为罪人的准备。
可以这样说,性爱和死亡是缓解痛苦的最好办法,勇于尝试前者,但不要轻易尝试后者。我终于明白,有时一个人自认不完整,只是他还年轻——我们都是由不完整在寻找自我完整的过程:最初的自我分裂——自我否定——自我斗争,直到最后,自我和平,这就是我们整个人生。”
编剧
孟冰
曾因改编太用心而住进ICU
“我要感谢你们,是你们把《白鹿原》演活了。”著名作家陈忠实曾经这样评价陕西人艺版话剧《白鹿原》。从原著小说,到电影、电视剧、话剧、歌剧、舞剧……《白鹿原》几乎实现了各种载体的大满贯。
但口碑最好的,还是陕西人艺方言版话剧《白鹿原》。《白鹿原》编剧孟冰
陕西人艺版《白鹿原》被认为是最大程度忠于原著结构,最能呈现原著之魂,文学巨制搬上舞台最成功的经典大戏。而该剧连演三年仍旧魅力不改,离不开整个剧院、整个剧组的全心付出。而其中最重要的,当属剧本好,导演好,演员好。
《白鹿原》这部小说,陈忠实先生的这部旷世之作应该说是中国文学史上、现代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他所反映的我们中国这段历史时期,给人留下很多思考,无论是艺术性还是思想性,都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准。而当年,面对改编巨著《白鹿原》的重任,剧作家孟冰甚至由于太过用心而动了真气,在自己48岁生日那天完稿后便进了ICU。“那年我本想利用十一假期把《白鹿原》的改编一气呵成。整整一周的时间,我清楚记得自己是渐入佳境的状态,情绪是慢慢被调动起来的。一周的时间几乎不吃不喝,即便躺下后也是毫无困意。写完一放松下来,心脏马上不行了,当天就进了ICU重症监护室。
陈忠实当年把这部小说交给编辑部的时候,曾说:‘我把生命和这部小说一起交给你们了!’我在创作这部戏的时候,不敢说用生命来创造这部戏,但起码用一种生命的态度才能对得起陈忠实先生。”
孟冰用“小心谨慎、如履薄冰”来形容自己的改编:“我们专门去西安拜访陈忠实老先生,他亲自带我们去原上转,而我最感兴趣的也是他当时究竟想写什么。他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是‘想表现民族精神剥离的过程’,其实我当时不是很明白,也是慢慢在体会,一个人的精神如果需要剥离和蜕变,想要焕然一新,必定要有切肤之痛,而我们自己究竟能不能感受到那种疼痛感。”
戏剧界一直高喊“戏剧要回归文学”,而《白鹿原》的成功便是最好的范例孟冰说:“戏剧压根就不能离开文学,我们喊出要回归文学,就已经说明很多年我们走得太远了,需要浪子回头。”
导演
胡宗琪
“克制还魂”为《白鹿原》赋予灵魂与生命
“每逢开场思胡导白鹿原上齐叫好捏土成金大师手脱胎换骨谢妙招”没见过比胡宗琪更低调的导演了,《白鹿原》演出如此火爆,谢幕时全场观众起立喝彩,演员连谢十几次幕都无法平息剧场里的热潮,而这位老导演就在清冷的后台,始终保持平静与沉默,不上台享受谢幕,不接受任何采访,不参与任何宣传,他说:“我的任务就是把戏排好。”他把想要表达的,全都放在了作品里。
胡宗琪为陕西人艺版《白鹿原》定下的导演创作基调是“重构还形 克制还魂”。他说:“在《白鹿原》里,既有对于宏大叙事的追求,也有叙述变革的自我要求,既借鉴了魔幻现实主义,也借用了民间历史话语,原著无疑为我们这些创作者提供了足够的时间跨度、人物关系、情节容量。作为一个话剧导演,在拿到剧本的同时,就该知道自己要去完成的不是对于文本的解释,而是重构。而在一重又一重的解构中,难得的是节制。”
对于《白鹿原》来说,传统民俗与人性的冲击,成了贯穿始终的剧情线。导演胡宗琪紧紧把握对生命的痛处与叹息,精心设计了很多意料之外的场景,表达给观众身临其境的戏剧体验。
胡宗琪导演精简了整体篇幅,减掉了个别次要人物,更重要的是引入了一个叙事的重要设定——身份为村民族人的歌队。这一设定不仅解决了“叙事”问题,更重要的是它发挥出古希腊悲剧中“歌队”的功能,在“叙事”中不停地转变身份(跳进跳出)。
“歌队”形式突显出了千姿百态陕西关中村民形象,完美融合在每一个规定的情境中,戏中的群众演员非常像古希腊戏剧中的歌队,在戏中叩问、提示、诉说、心语、解析……以旁观者、倾听者的身份给出评论、阐述事件、体现传统观念。
歌队的意义丰富,歌队是喧闹的叙述者,也是沉默的集体无意识,是蒙昧的存在,他们是可怕的人言,是谁也逃不出的围墙,是集体无意识的外化,也是中国乡村最基础的现实,他们吞噬光亮又从未享受过光明,他们为黑暗所笼罩又在黑暗中滋生着恶毒,他们构成了白鹿原的精神场域。导演用充满美学的写意处理,呈现出了令人赞叹的审美格调,用精良的制作细节,启发着观众对原著对命运的再度思考,呈现之美深不可测!
演员
陕西人艺
“白三代”打造传承经典剧目
《白鹿原》剧组,没有一个普通观众能叫得出名字的知名演员,但却在表演上给所有观众以强烈的震撼。对此,胡宗琪导演说:“没有不称职的演员,只有不称职的导演。”
起初,陕西省相关领导和部门曾经提出聘请明星来参演《白鹿原》,但胡宗琪导演认为没有必要,明星不仅成本高昂,而且由于档期局限会给剧院建设和日后演出带来无法预估的困境与伤害。因此,他坚持全部选用陕西人民艺术剧院自己的演员打造这一版《白鹿原》。“小说《白鹿原》和话剧《白鹿原》的文本所具备的文学品质,无疑已经为舞台呈现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我认为,只要是合格、称职的演员,有创作实践的经历和成功塑造角色的经验,有表演的基本素质和能力,就可以在导演的指导下,完成角色的塑造。从这个前提出发,演员所扮演的角色出了偏差、有了问题,其责任不在演员,而在导演。正如我一直对自己提的要求:没有不称职的演员,只有不称职的导演。”
让胡宗琪导演欣慰的是,参演陕西人民艺术剧院版话剧《白鹿原》的老、中、青演员,热情和动力源自于对陈忠实先生的敬仰、对《白鹿原》这部巨著的喜爱、对各自演艺生涯理想目标的追寻、对生长在关中大地的本地演员之责任、对演员创造角色机遇到来的本能,他们无一不格外珍惜这次排演《白鹿原》的机会。如今,舞台上饰演村民的演员已经是剧院的“白三代”,很多人都非陕籍,但他们却仍然用地道的陕西话为那片土地代言。用陕西人艺院长李宣的话来说:“很多演员都是我们一路‘捡’来的孩子,在哪里演出,就有当地艺术院校的孩子来投奔,只要能吃苦、志同道合、有梦想就可以来。”《白鹿原》“白嘉轩”扮演者蒋瑞征
剧中大段的台词也让饰演白嘉轩的蒋瑞征在演了近200场时,仍旧在上台前低头默戏,虽然在操着一口挂味儿的陕西话,但其实他却是地道的北京人。《白鹿原》“鹿子霖”扮演者管越
而对于原本就是地道西安人的鹿子霖饰演者管越来说,他依然需要通过看资料片甚至回忆自己爷爷的状态来捕捉人物的感觉,在他看来:“鹿子霖不是简单的反派,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的理想就是当族长、抱孙子,当这些都没有实现后,他开始走向扭曲的极端,宗族文化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不过作为西安人,角色骨子里的那股傲和秦人思维,我都是非常容易理解的。”
“舞台上根本没有演员,舞台上就是一群白鹿原的生民,看完根本记不住演员,因为他们就是小说中的那个人物!”这是《白鹿原》创作团队最喜欢的一条观众留言。对于陕西人艺的这个团队来说,他们一直有一个共识:“以忠实纪念忠实”——最高的敬意就是无限接近《白鹿原》中那个原汁原味的陕西。装台
舞美灯光音效
处处精心讲究朴实灵动
“白鹿原”不在陕北,也不是黄土高坡,小说创作所依据的是渭河平原,是陕西人昵称为“陕西的白菜心”的地方。因此,胡宗琪导演和舞台美术设计黄楷夫先生定下了一个基调:朴实但一定不失灵动。
《白鹿原》减少了白鹿书院的场景,增加了祠堂的场景。因为左右着白鹿原的不是书院,而是祠堂,不是先贤的教诲,而是宗法的力量。它塑造和传递着乡民们的价值观,也藏污纳垢着宗法社会的虚伪,这一场景的视觉形象不仅参与叙事,而且能够直接阐释主题。
从开场舞台上空无一物,到1比1比例的灰墙门头匾额,舞美设计黄楷夫更愿意将这出戏看作是一个寓言:“原著展示的是3000年儒学文明、宗法制度走向了近现代的困境,而宗法制度的固定空间样式便是祠堂。几次原上采风,我才发现原来陕西有那么多不同于中原和南方的漂亮的明清建筑,于是我们把这些精致的建筑最精髓的元素经过组合后呈现在了舞台。因为小说本身的厚重,因而舞美的体量和色彩也偏厚重。虽说地域限定在白鹿原,但小说承载的却是一个民族的道德困境,传递出几代人寻找出路、挣脱束缚的过程中发生的各种悲剧。可即便主题沉重,我们在制作时却不是用高大来迎合,而是以繁复来点睛。”
虽然是一出给人视觉强烈震撼的大戏,但《白鹿原》在音效和灯光上非常节制,不以音效和强推冲突力度和情感强度,摒弃了原生态的老腔或秦腔,而是让音乐变得极为现代,让音效像一道闪电或一记耳光,凄厉地、诡谲地甚至是狰狞地撩开真相。《白鹿原》也不以依赖灯光变化去渲染人物内心,就连小娥死去化作蝴蝶的情节,也仅用一点青紫的光单单打在歌队手中的白蝴蝶上,让整个舞台都更加聚焦在演员的演出与情感传达。成名
陕西人艺
从默默无闻到两部大戏风靡全国
一部作品的成功离不开台前幕后的共同努力;一个剧院的经营管理,最重要的是领导者的心胸与水准。陕西人民艺术剧院院长 李宣
作为陕西人艺的女院长,李宣带着《白鹿原》剧组97个演职员的百人大组,走南闯北,一路逼近200场。导演不在,她负责对光合成;舞台监督不在,她负责字幕检场;临近观众入场,发现台口边缘有灰尘,她又拿起抹布当起了清洁工……从最初到剧院时账面上只有13500块钱,到如今陕西人艺已经在《白鹿原》和《平凡的世界》两部基于陕西文坛的鸿篇巨制走在全国巡演的路上,她也赢得了剧院老中青三代演职员的尊敬。
一个曾经“无编导、无演员、无观众”的“三无”剧院,很长时间,演职员为了生存甚至开起了饭馆、KTV,但为了《白鹿原》,所有人都放弃了自己的生意回到剧院,让剧院不用明星便完成了镇院大戏的创作。
李宣说:“当初我们没有钱请明星,演员排练最初都是没有排练费的。这个戏的成功是因为原著本身就是有良心的。陈忠实先生不要版权费,我们给到编剧孟冰的改编费也只有说不出口的很小的数字。包括运作方九维文化,最初都是自己垫钱在帮我们做宣传。所有的人都是用良心在做事,而且话剧是一门需要千锤百炼磨合的艺术,我们的理念是,别去找钱,自身硬了,钱会来找你的。现在我们这个组年纪最大的演员已经77岁了,每天都坚持健身,为的就是保持好状态,把《白鹿原》一直演下去。”
仁义
九维文化
一路为《白鹿原》助力前行
为了让《白鹿原》走向全国,让更多人认识到这样一部优秀作品的魅力,九维文化为此不遗余力,付出了巨大心血和努力。九维文化总经理 张力刚
九维文化总经理张力刚本身就是陕西人,这也是他对陕西人艺、对《白鹿原》情有独钟的一大原因。他很早之前就看过原著小说,觉得很对味,得知自己老家的剧院用陕西方言将其搬上舞台,更想要助其一臂之力。当他看到这部高质量的演出之后,更是坚信了要将其推广到全国的信心。
因此,三年来,九维文化为了推广宣传《白鹿原》,在全国各地举办了各种各样别出心裁、具有创意的活动,赠书、赠麦子、赠花、赠肉夹馍……利用一切手段,吸引更多观众走进剧场,感受《白鹿原》。这也是《白鹿原》能够路越走越宽,常演不衰的重要原因。
今年,陕西人艺与九维文化的合作也已有近四年,《白鹿原》依旧行走在路上,那些鲜活的生命、悲怆的历史、复杂的人性、令人揪心的命运,也将一次又一次,呈现在人们眼前,回荡在人们内心。
购票信息
2019年两岸艺术节
话剧《白鹿原》
演出时间
2019年11月1-2日 周五六19:30
演出票价
80、180、280、380、580、680、880
温馨提示:
1、演出总时长200分钟,含中场休息15分钟;
2、1.2米以上儿童凭票入场,1.2米以下儿童谢绝进场。
红遍大江南北·高居票房榜首
《白鹿原》三年巡演纪实
2019年10月20日,全媒体七星好评十年话剧良心之作中国话剧扛鼎之作陈忠实最满意的版本陕西人艺《白鹿原》
订票热线丨400-880-2281
媒体及品牌活动合作热线丨0592-8065527
艺术教育中心咨询热线 | 0592-8065561
招商合作热线丨0592-8065530
场地租赁热线丨0592-8065521
地址丨厦门市思明区会展中心北片区展鸿路87号
官网丨www.mndxy.org
2017年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文艺晚会举办地
♪·♪·♪

关注闽南大戏院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